你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員工風采
新聞中心
感悟·科摩羅

   感悟·科摩羅

    臨別歸國前,與幾位同事好友相約同游卡爾塔拉火山,挑戰自我之余,更體味了科摩羅的另一種魅力,感恩同行隊友的扶助與自己的堅持,才有了這獨特的經歷與回憶。

——鐘其潤



【主題】

        攀登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之一,海拔2361米的科摩羅最高峰----卡爾塔拉火山。
【日期】

        8月13日周日(上山:4:00am-14:00pm, 下山:15:00pm-20:30pm)
【地點】

        首都莫羅尼市區-卡爾塔拉火山(往返)

【人物】

        我、同事吳博士、醫療隊韋醫生、抗瘧中心當地同事Dr. Atagi(阿塔吉)


    在接完駐地附近的醫療隊韋醫生,我們一行4人凌晨4點黑夜里出發,往上山方向開去。幾乎一大段都是直斜而上的盤山路還讓我有些心有余悸,雖然這條路也曾走過兩遭。到達山腳下的村子,把車停下,就開始我們的徒步之行了。打起手電筒,在當地同事兼向導的Atagi(阿塔吉)帶領下,我們一起向山上走去。黑夜下,只看得清腳下的路。由村子通往山上的第一段路,走的是幾乎只能單人順利通過的羊腸小道,兩邊是由當地人不知道累計了多少年月采用當地的火山巖石塊堆積累起來約1米高的農業圍欄,就如古老而堅固不摧的長城守護著一邊一界的領地,不時能看到栽種的香蕉樹。蜿蜿蜒蜒的小路,不斷往上爬行,走過了一圈又一圈,一步一步勻速穩定地走。還是當地同事有經驗,要保持勻速穩定地走,保存實力,因為我們也同樣想象得到前面的路不知道能有多遠,阿塔吉一邊用iPad下載的地圖導航,比我用手機聯網的谷歌地圖精確的多,同時也讓我不要問他目的地還有多遠多久。之后我也心領神會了,反正跟著走就對了,想著最好是能到達此行爬火山的目標。


    

    走了約1個多小時吧,終于走到了一處稍顯空曠的地方,我們一起就地坐下來喝了口水,仰望下夜空。然后繼續啟程,走到了接近凌晨6點鐘,我們走出了小道,走在了一條推土機推出來的一條兩車道寬的土路。這樣的路,泥土松散、夾雜著或大或小的像混泥土塊狀的火山巖石塊,路兩邊或中間有著深深的推土機履帶碾壓留下的模版似的一坑一痕。雖然坑痕就像是梯級般往上延伸,但我們不能沿著坑痕一級一階往上走,這樣的話會很耗費體力,我們只能走著S形在這本就像S形彎曲的山路,山路左右兩邊交替往上勻速爬行。爬著爬著,走得越來越高,還可以眺望山下的密集的市區房子。






    6點鐘以后,天色也開始漸漸發白,我們也可以關掉手電了。在下一階段的接駁處,當地同事讓我們坐下來休息一會,喝喝水,吃點香蕉。這時,遇到了2-3隊用布包著鐵盆的山民,跟他們打了個清晨的照面。聽當地同事說,他們是到山上摘水果的,應該是養家糊口的一個職業山行者吧,他們走的是另一條羊腸小道從山下村子走上來的,剛好推土機推出來的土路把小道從中截斷,而我們下一段路就是走上這一段接駁的小路繼續往上走,更加陡峭,落差高。這么大片的綠野叢林就是環繞在卡爾塔拉火山的卡爾塔拉深林。這一段路更加深入原始大自然,叢林密布,也有參天大樹,苔蘚類植被遍地,覆蓋著林木和大地。偶爾能聽到一些傳來的悠長響亮的大鳥叫聲,當地同事也教我們用腹力發出類似猿猴的悠長叫聲,用來深山里呼救和共鳴。深山中行走,都只顧著往前行進,而忘記了時間,只緣身在此山中。崇林密布的行走和看風景,更有一種探索自然的樂趣,雖更有難度,不亦樂乎!





    走出密林,又見推土機的土路,當地同事今年前些時候攀爬的小道已經被推掉了,以致于我們走了一小段彎路,再次回頭走上推土機大路。大路兩旁,或有大樹被伐。阿塔吉說,這段路的開發應該是想利用火山熱能發電,但方便了砍伐森林樹木的人和車,開發森林也就相當于破壞了人們賴以生存的環境,終導致水土流失。


          

    

    走到了第4階段的大路,我的大腿肌肉突然隱隱作痛,有點痙攣的感覺了,怕再繼續不作停留的走將會加劇肌肉抽動而動彈不得。同行的女同事問我還要不要繼續,我橫下一心說不用擔心,我可以的。但走著走著,實在一直痛,還是保守接受意見,被女漢子同事直接一腳踩在了我大腿肌肉痙攣發作處,稍作休息,多喝水。阿塔吉還從路邊挑選了一根細小樹干作為登山杖,我借助木棍支撐著,一瘸一拐地繼續往前走。但起身走了不一會,還是感覺有加劇傾向,在同事的建議下,噴了些云南白藥噴霧劑,并貼上了麝香追風膏貼,但也許已入木三分,沒能感到很大緩解作用。走了不到十分鐘路程,又開始痙攣了,不得不再休息一會,兩位女漢子隊員一人一腳踩的我有點受不了。本來自信心滿滿的,想不到第一個出現狀況的人竟是我,盡管體力上還是沒揮發很多的,還算輕松,所以我直截拒絕了一次次的是否繼續前行的疑問。我也不知道前路還有多遠、多艱險,但能走一步還是希望繼續堅持走下去,不輕易說放棄。女同事開玩笑說,不要讓當地同事認為中國男人都是這么虛弱的。我也只能說,身體和精神力量還是充足有力的,只是平時缺乏運動鍛煉,特別是從來不愛跑步、長途徒步的我讓一下子運動量倍增的腿不聽使喚了罷了。還是一瘸一拐地像一個羸弱者,一步一輕一重一個腳印往前碎步挪行。




    走到了中午12點吧,上到了大路的盡頭,可看到有一鐵皮房子,還有已經長滿青苔的晾衣架,猜想應該是工程人員的臨時營地吧。我們在這里坐下休息,吃上了沙丁魚罐頭加面包、西紅柿,當是今天的午餐了。吃完再啟程往上走,走了一段小道山路,就開始到了低矮灌木、長草萋萋的生態了,這時路不再高聳,腿不用再高抬,小小的河溝一樣的路,剛能容得下一雙腳的寬度。淌過了干旱的火山巖河床,水往低處流,可想而知,逆流而上,應是越靠近火山頂吧。
    一路上小路蜿蜒曲折,翻過了一個個的山頭,掠過一個山頂又見一個山頂。期間在一個巨大的火山巖石頭留影,據說這是必經留影之地,遠處背景有一座隆起的體育場般的山。這一段就像原野上行走,不遠處有兩頭牛在吃草,有風吹草低見牛羊之感。這樣的路途讓人負擔有所松懈,不時都能在道路兩旁發現碧綠叢中一點紅----結著細小紅果,這些多是野生小樹莓、也可少見野生小草莓,拾摘野果的酸酸甜甜為平淡之路途增添了不少的發現樂趣和收獲感。然而,相對平坦的原野小路,實際上卻也是漫長的路途,當地同事阿塔吉一度跟我們說只有半個小時了,繼續走繼續走,走了不知道多久,還說再有10分鐘了。在最后離火山很近的地方,我們稍作休息,吃些餅干,喝水。當地同事說還有10分鐘,但其實當我們走起來不到2分鐘,就真正驚喜地意識到我們終于到了火山邊緣了。




    約經2個半小時,也就是在14:30分左右,我們才真正到達了火山頂。這時,冷風狂摧,噼啪迎面襲來,真是風口浪尖,高處不勝寒。我們立刻穿起毛衣或外套,興奮地一路向著火山口走下去。漫地盡是火山巖沙礫,極少植被,像是腳踏在月球之上,漫步者腳下留痕,也能看見曾到此一游的登山者用石子拼起來的字母名字。當地同事阿塔吉強烈提醒我們,火山口不能走得太近,怕會發生坍塌風險,風之邪狂,稍有不慎也是充滿危險的,盡管表面看起來覺得或許不至于此。所以也只能算是遠眺,對面火山口邊緣土質層層分明,看不見的一部分火山口可見稍有煙氣升騰。





    不一會,我們還沒來得及好好欣賞,就得準備打道下山了。我們找了山腳下一處,繼續吃飽喝足,減輕下山的肩上負擔。收集好罐頭垃圾,帶下山去。下山之勢,像被風吹著往下走,決絕不回頭,不由得加快腳步,輕易剎不住。走過了漫長的原野風、林蔭小道,終于走出大路,滾滾大路奔涌而下,大路之叉,又再一次鉆入深林小道,陡峭之極,一步不易。腿腳已麻木,腳底仍是一步一揪心的痛,但仍只能是匆匆往回趕,天已漸暗,霧色迷漫。好不容易柳暗花明,走出深林小道,遇見大路,繼續往下奔走。大路漫漫,長若相思。 
    又是一道陽關道,但夕陽早已西下。走著走著,才走到了下山通往村子的小道,小道里又是蜿蜒通幽,疑是走入迷宮式的輪回,何時才是盡頭。每踏一步,痛感都會由腳透入心。走出接近村子的一霎那,才感覺真正心里踏實了,終于走出來了。但即使是踏上了村子的平面水泥路,腳底痛感依舊。顧不上,上車休息一會,立刻飛奔下山回家了。




    這一天終于過去了,卡爾塔拉,不管是否主動挑戰,都熬過來了。其實,對于我來說,這并不充分意味著是意志上的勝利,只能算是對身體上的克服。探索登頂雖是一個初始的目標,卻不是靠目標的清晰逐步走近的,更多的只是對未知的渴望和對無知的執著罷了,但這也并不意味著毫無建樹和挑戰可言,成功很大程度上來自于和什么樣的隊友一起并肩同行。能夠順利走完全程,毫無疑問,最應感謝和最能相互支撐的是同行的隊友。一個有經驗和耐心的當地向導,兩個有韌勁和專業護理能力的女漢子,再加上一個拖后腿而身殘志堅的我,我們來了,也到達了,未曾踏上的彼岸。這一行走,也創造了我個人的目前兩項之最記錄,一是登上了海拔最高的山(2361米);二是走了最長的山路(53374微步)。火山歸來,不見山。



轉載自青蒿科技ARTEPHARM

EMC易倍体育